印度电影网,现代舞,四字词语,科幻片,天秤座
当前位置:主页 > 文章 > 正文

一个人去医院,有人说医院是最暴露人性的地方,对此你怎么看? <#21---->

时间:

医院,我认为是这个世界上对信、望、爱最清楚诠释的地方,但医院也恰恰是见证人性最直白的地方,在这里,在病魔面前,每一个人的本性暴露地淋漓尽致。

也说一个自己亲历的事情吧。


大概十年前,家里有人生病,住院治疗,因为当时老家还不流行请护工,都是子女亲自陪护,所以我也是从上海跑回老家去陪护,在医院住了半个月,见识了不少让人感慨的事。

我在医院期间,有一天中午的时候送来一个老头,浑身上下都是土,神志不清,满脸是血,一起来医院的是三个人,老婆,儿子和弟弟。老头其实当时年龄不大,62岁,但是看着给人感觉说七十二岁都没问题。

他老婆说,老头儿是到半山腰砍柴的时候,不小心从半山坡滚下去了,摔的时候伤了脑子,所以神智不大清楚了,脸上的血什么的其实倒是也问题不大,也没有其它的骨头损伤之类,主要是颅内出血,挤压了神经,造成神智混乱。

坦白说,当然我住那个科室,每天都有这种摔伤的病人进来,所以早就见怪不怪了,这个状况并不复杂,只要住院治疗,一般一星期左右就会恢复的差不多了。治疗也简单,如果颅内积液比较多,就要开颅或者是用导管抽出来,如果积液不多,病人身体状态又好,一般只要住院治疗,自己就能够吸收。

医生来看过情况之后,也是这么跟家属说的。儿子三十岁,还比较年轻,老婆和老头儿年龄差不多大,老头儿的弟弟,也就是儿子的二叔,五十多岁,看着还比较干练,可以算是当地农村能人类型的人了。儿子看着也是个老实人,又是人命关天的事,自己拿不定主意。


住过医院或者家里有人住过,做过手术的人都知道,家属谈话的时候,医生会把各种可能性都告诉家属,之后才给出治疗意见,再由家属决定选择哪种治疗方案。所以,当然医生跟家属说,开颅之后就什么可能都有,比如下不了手术台,或者手术失败变成植物人,这些可能性都存在。

这当然是非常常见的医生和家属谈话的内容,但这家人显然文化程度不高,不能理解,就问医生,做手术能否保证达到最好的结果。医生的回答当然非常简单,不能。这当然也是医生必须要在手术之前告诉家属的,否则医生这个活儿里没法儿干了。

晚上,其它病人都睡了,一家人先是轮流抓住老头儿的手,因为他神志不清,一直在到处乱抓。然后就开始商量怎么办的问题,三个人的表现就很有意思了。首先必须要面对的是钱的问题,当时虽然已经有了农村合作医疗,但是仍然必须先由病人支付,之后再去报销。

因为老头儿当时的状态比较糟糕,所以医生的建议是开颅,就让家属交五千块钱押金。这个钱当然并不多,但是几个人却犯了难。儿子首先说,我结婚没几年,欠的债都还没还清,如果二叔有钱,能否给我先借一下?以后我再慢慢还给你。

二叔打了几个电话,主要是和在外地打工的儿子商量,最后给的答复是,我儿子确实给我汇了五千块钱,但是这个钱现在我已经买了砖,准备盖房子,也没有其它钱了。这就是说,儿子其实是知道二叔当时手里应该是有钱的所以才会提出这个要求,但二叔拒绝了。


儿子也打了很多电话,应该主要是筹钱,同时也和媳妇儿商量怎么办,但最后结果是他没有借到钱。所以,她最后给他二叔的话是这么说的,二叔,我还才只有三十岁,社会经验比较少,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也不知道怎么办?你看是不是还有治疗的必要?言下之意是,不是我不想救我爸,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如果你能帮我,就可以继续治疗,如果你不帮,我也没有办法了。

对一般人来说,自己的亲爹生病了,这当然是义不容辞的责任,但这个小伙子这番话就意味着他没有能力承担这个责任,而且是把球踢给了二叔。但二叔一番斟酌之后,给出的答复仍然是,不是我不愿意帮你,是实在不巧,我现在没钱了。二叔也拒绝做坏人。

三个人一直商量到半夜,最后,还是老太太心疼儿子,她拿了主意他对二叔和儿子说,当然,主要是对二叔说,孩子还年轻,未来的路还长,现在负担已经很重了,如果这次给他再加更多的债,他以后的日子就很难过了。而他爹已经老了,即使花钱做了手术,如果按医生说的,也没有好结果,那就没必要拖累儿子了,可以放弃治疗。

这样,三个人最后商量来商量去的结果就是这样,放弃治疗,半夜两点多,他们找了一辆车,把老头儿拉回家去了,这当然就意味着他这是回去等死,儿子开始准备后事了。

以我当时观察,我觉得问题并没有那么严重,只是因为他儿子没有担当,才只能坐视他就这么死去。但反过来说,如果基于他们的知识水平和认识水平,老太太的话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就算老头儿能活过来,也就是再多活十来年的时间,为此让儿子背上更多的债,确实也没啥必要。

假如这个二叔在事发的时候不在场,没有参与这个决定过程,那么在老头儿死后,作为二叔,他是完全可以义正辞严冠冕堂皇的批评侄儿没有担当,对自己的亲爹也能见死不救,真是丧尽天良。但因为他参与了这个过程,所以他也就没话说了。

从他们入院到商量,再到最后把老头儿拉回家,我都一直在病房里。可以说,这件事当时给我的感觉还是很震撼的,因为很冲击三观。但他们走后,第二天我和我爸聊起来,我爸反而觉得老太太说得没错,为一个将死的老人多活几年,毁了儿子现在的生活,划不来。然后他就举了几个村里的例子,都是因为不计代价的给老人治病、办丧事,拖累儿子后来的生活。

其实,这之前,我爸也这样跟我说过。2007年春节我回家过年,过完年都要走了,才知道他眼睛已经快看不见了。我很生气,问他为什么不跟我说。他说,还能凑合看到一点,够用了。就算两个眼睛都能看见,又能如何?还不是就剩十多年了,看见看不见都一样。我临走前跟他反复叮嘱,我回到上海就给他打钱,让他去医院做手术。后来在我坚持之下,还是去做了青光眼手书,但是因为晚了,一只眼睛的视力未能恢复,只有一只眼睛的视力恢复了一部分。

当时我很生气。从上大学之后,我回家比较少,所以跟他们交流不多,反而是两次住院的时候朝夕相伴,每天伺候他吃喝拉撒,交流比较多,也理解了他的很多想法。因为他以前没住过医院,所以总觉得住院是花钱很多的。其实当时国家已经在为老人免费做青光眼、白内障手术了,花费很低。虽然我们因为其它原因,多花了点钱,但总的来说也还是不多。

不过,反过来说,这是因为我好歹在外面,承担这点钱不难,但如果家里都是农民,孩子只是在外面打工,收入也不高,可能就得在这种问题上斤斤计较了,先想想是不是划得来的问题。这大概也是十几年前农村老人自杀问题一度非常严重的原因之一。所以,有了农村合作医疗保险之后,这种情况才能大幅度减少。但即便如此,为老人养老、治病分担负担,也是很容易在农村引起亲生兄弟姐妹之间矛盾的一个重要原因。

但换个角度想想,又不太一样。儿子给父母看病总是计较花了多少钱,却没想过,如果是自己生病了,父母给他治病,会不会计较花钱多少的问题?换句话说,子女给父母看病会计较成本问题,但父母给子女治病却往往很少计较成本,大多数人都会尽全力,哪怕是砸锅卖铁,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这大概也是因为人性自私吧。许多父母总是在思想上把自己的孩子视为自己的,而把父母视为外人。

在医院住院人的劣根性通常会暴露无遗。

先不考虑生离死别,仅仅病人到处吐痰,就能恶心的人够呛。个别病人能摆出一副我得病了我最大的样子,大家都应该围着我转,除了对医生、护士要陪着笑脸外,其他人都应该为我让路。要不我就倒给你看,其实很多人也很无奈。

还有个别住院陪床的家属,知道亲属住院你心里很着急,看护亲属你很累。但是各种垃圾到处扔,别人的病床随便坐,一双臭脚到处摆,打起呼噜响破天,他们的一些行为也真的让人很不舒服。

在医院,有为了支付医疗费的争执。一个太太住院,两儿一女来看护,女儿要两个儿子支付医疗费,两个儿子却提议着征地的地钱没分,是不是先拿地钱来当医疗费?

有为了抢夺遗产的吵闹。一个老头住院说不出话来了,旁边看护的三个儿子,却因为小儿子没结婚,要在父亲房子长期居住而争论的面红耳赤。

有为了救还是不救的辩论。一个老太太住院,需要做开颅手术,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在走廊为究竟要不要开激烈辩论。儿子觉得负担重,开颅之后还是有风险的,不如妥妥帖帖的在家里安享几年晚年。而女儿的意见是一定要治,毕竟不治疗真的就判了死刑。

其实有的时候,医生的建议非常关键。医生建议不予治疗,那么真的相当于判了这个人的死刑。可是医生毕竟是一种职业而已,跟其他职业也有共同点。比如汽车打不着火,可能是火花塞问题,也可能电瓶没电,还有可能线路故障,总得一项一项排查。医生看病其实也是这样,总是根据经验判断,可能是某方面的疾病,如果治疗不理想,再进行深入思考。一个人得一个肿瘤,有的医生认为是良性的,有的医生认为是恶性的,所以让人很无奈。

当然,我们绝大多数人是本质高尚,心地纯良的人,即使是在医院心相毕露的人平时也是道貌岸然。

其实社会就是这样,不管是在医院还是在其他什么地方,只要面对重要问题了,我们最心底的真正想法就会立马浮现。

所以,修心才是最重要的修行。经常把世界想的好一点,让自己快乐一点,我们的本质人性就会更善良一些。

版权保护: 本文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有人说医院是最暴露人性的地方,对此你怎么看?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