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电影网,现代舞,四字词语,科幻片,天秤座
当前位置:主页 > 文章 > 正文

薛宝钗林黛玉的谚语,薛宝钗是如何混进林黛玉的朋友圈子?又是如何绝情离去的? <#21---->

时间:


薛宝钗是贾府内当家人王夫人姐妹薛姨妈的女儿,第四回贾母贾政母子主动留下了前来投靠的薛家借住客居在贾府梨香院,初入贾府宝钗就很招人喜欢。

第五回原文:而且宝钗行为豁达随分从时,不比黛玉孤高自许、目无下尘,故比黛玉大得人心。

贾府修建大观园时,薛家搬出与贾府正宅紧密相连的梨香院,住到大观园外东北边的比邻院落。“元妃省亲”后,第二十二回“贾母自见宝钗来了,喜他稳重和平”,于是主动为宝钗过十五岁生日。之后元妃又下旨让宝玉和宝钗众姐妹入住大观园。事实上,根本就是贾母贾政王夫人和元妃主动将薛家和宝钗拉进了贾府的朋友圏呀!

原著中第二十八回,元妃赐下独宝玉和宝钗相同的端午节礼,第三十五回贾母在怡红院中当着邢夫人王夫人薛姨妈凤姐宝玉宝钗的面夸赞宝钗说“我们家四个女孩都不如宝丫头”,并且还帮着宝玉求宝钗“叫莺儿来给宝玉打络子”,宝钗就配金线络上了“通灵宝玉”。

从第二十二回贾母主动为宝钗过十五岁生日,第二十八回元妃赐下宝玉宝钗相同的端午节礼,第三十五回贾母夸赞宝钗对薛家母女再次主动示好,第四十回贾母主动拿出宝玉都没有看见过的三件摆设为宝钗装饰房间,第四十九回第五十回贾母宠爱宝琴问“八字”更加主动拉近与薛家的关系,第五十五回王夫人再进一步让宝钗协理大观园,第五十七回贾母“硬做保山”为贾薛两家第三代亲戚结了姻缘,元妃贾元春和贾府贾母王夫人婆媳祖孙三代人一直在交替互动,让贾薛两家的关系越来越紧密并结了间接的亲家。
从第二十二回贾母主功为宝钗过十五岁生日,到第二十八回贾元春赐下独宝玉与宝钗相同的端午节礼,到第三十五回贾母当众夸赞宝钗,第四十回贾母主动拿出宝玉都没见过的三件摆设来为宝钗装饰房间,贾府和贾母都对宝钗的态度越来越热情主动了。

在贾府三代人贾母王夫人贾元春贾探春等、也包括贾母的亲侄孙女儿湘云都对宝钗越来越表现出主动热情和喜爱的情况下,第四十二回宝钗“审”黛玉拉近关系,之后第四十五回钗黛结金兰、宝钗送燕窝给黛玉,到第四十九回黛玉把宝钗的堂妹宝琴也当作自己的亲妹妹一样看待了。

第五十七回薛姨妈宝钗黛玉亲如一家,薛姨妈同情宝黛相爱的“苦情”表示愿意为“宝黛姻缘”保媒。第六十二回在宝玉生日的这一天,钗黛共用同一杯茶。

个人以为,首先促成薛家和宝钗与贾府关系越来越紧密结合的,当然是贾母王夫人贾元春这祖孙三代人。薛宝钗在自己被贾母王夫人贾元春贾探春包括史湘云都主动热情的接受之后,开始接近林黛玉并结为金兰。

题主所说“薛宝钗混进林黛玉的朋友圈子”,应该是贾母贾政王夫人贾元春史湘云等共同把薛家和宝钗拉进了贾府的朋友圈之后,薛宝钗才更加接近林黛玉并结为金兰。

第七十八回因为王夫人抄检大观园,宝钗拒绝了王夫人和凤姐的挽留,坚决辞别搬出了大观园。此时大观园萧条混乱,宝钗一则为避嫌、二则的确为哥哥薛蟠成亲。

薛蟠成亲“成家立业”本就应该是薛家的生活进入一个新阶段的开始,宝钗的长兄成年成家了,有了长兄长嫂的新家庭理当“长兄为父长嫂如母”,薛家按理已经应该开始走出过去“孤儿寡母”投靠依靠贾府的阶段,所以宝钗搬出大观园也应该是理所当然的,宝钗实在也应该搬回薛家待嫁了。

题主所说的薛宝钗“绝情离去”,个人真的不解为何意呀?

谢谢邀请!

这个问题难回答,因为需要重翻一遍书,寻出散布各处的细节。于我这个忘性大且懒的人实是件苦差事。又不忍负君之重望,只有勉而为之,就一二典型事件浅述之,理解万岁!

宝钗工于心计,欲见缝插针无非打打拉拉。最典型就是替湘云做东,再加上黛玉与湘云好促狭,难免生隙,结果是湘云舍黛玉而去寻宝姐姐了。还给黛玉留了个作业:反省反省,和宝姐姐比比。这是拉拢。

打呢,应该是扑蝶一幕,转嫁黛玉了。这种无中生有之术,不论其亲为或左右同道配合应该不少。对黛玉杀伤力挺大。

那么她为啥不成功呢?先说她失败的典型标志,应是抄捡大观园后直接搬出去了。可谓败的标准彻底,这里当然有凤姐的神来之笔,将计就计。但应认清这是必然的,原因如下:

曹公曰真亦假,假亦真。但诸公明察,这不是结论。结论是真便是真,假迟早是假。真假本来面目是静态,是永恒,真假混淆是动态,暂时的,是中间状态。所以,日久见人心,大家迟早会明白。典型事例是宝钗作螃蟹诗,诗露心声,诗以言志,文如其人。这些个珑珑剔透小人精哪个不知,当时,众人阅后均不置可否,非是无言,实是难言,略存其体面而已。比如还有宝玉求王夫人要银子配药,钗当面扯谎,被凤姐点破,直接让王夫人无颜,等等,装迟早装不下去的。一旦拆穿,被蒙弊者愈见其憎,愈感其愤;被蒙冤者愈见其怜,愈感其亲。所以最终,相与相知者,终究相亲相睦。她的失败退出是不需要刻意作为的,自然会如此,天道也。典型事例就是黛玉湘云妙玉三人联对。为我们展示了那样一幅唯美至真,壮阔隽永,无限美好的一幕;真善美的,无比动人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