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电影网,现代舞,四字词语,科幻片,天秤座
当前位置:主页 > 文章 > 正文

妙玉和宝玉听黛玉弹琴,贾母和王熙凤想将宝琴说与宝玉,黛玉为什么表现出了淡定?

时间:

贾母和王熙凤想将宝琴说与宝玉,林黛玉表现很得淡定,我觉得有几个原因:

一是林黛玉明白贾母这是虚晃一枪,未必是真的想把宝琴许给宝玉。

这个从薛宝琴第一天进贾府,贾母的一些表现就知道。贾母见薛宝琴美丽俊俏、活泼可爱,很是喜欢,就逼着王夫人认她做干女儿。就这样薛宝琴成了贾母的干孙女,可以随从贾母进入贾家祠堂祭奠先祖。在古代比较讲究家庭伦理道德,贾宝玉和薛宝琴是干兄妹,两人不宜通婚。这个从林黛玉、薛宝钗、薛姨妈的几句谈话中可知,林黛玉想认薛姨妈做娘,薛宝钗赶忙说认不得,理由是:哥哥薛蟠已经相准了林黛玉,要是黛玉认薛姨妈做干娘,薛蟠就不能娶黛玉了。

林黛玉知道贾母疼爱宝琴是真,但贾家礼法森严,要说她会真的把宝琴说与宝玉的,是不大可能的。贾母对宝琴表现得特别关爱,让她和自己一起安寝,把凫靥裘送给她,也许是做给薛宝钗看的。其意是提醒薛宝钗知难而退,我宁愿选择你妹妹宝琴,也不会选择你的。

二是林黛玉知道薛宝琴已经与梅翰林有婚约,贾母是不会做这种强逼退亲的事。

贾母向薛姨妈打听薛宝琴年庚八字的时候,林黛玉也在场。薛姨妈委婉地说:“可惜这孩子(宝琴)没福……那年在这个,把他许了梅翰林的儿子。”梅翰林是官宦人家,且不说贾家不会做得罪同僚的事情,就算贾家真想强行娶亲,薛家和薛姨妈都未必肯答应。正如贾琏所言:“定这,定也。”在古代已经订婚的男女,若非特殊情况,是极少出现退亲之事。林黛玉既然知道薛宝琴已有婆家,就不会把她当做假想敌。

三是林黛玉知道王熙凤未必打算把宝琴说与宝玉,她只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

王熙凤善于揣摩贾母的心思,知道她支持“木石姻缘”,想撮合“二玉”。是以,王熙凤才敢当众以吃茶之事开林黛玉和贾宝玉的玩笑。王熙凤是个聪明人,她是不会说也不会做让贾母不高兴的事的。当薛姨妈与贾母说起薛宝琴情况时,王熙凤跺脚说:“偏不巧,我正要作个媒呢,已经许了人家。”王熙凤在话中并未明确指出把薛宝琴说给谁,她会突然说要为她做媒,可能是已经听出薛姨妈的为难之意,还有贾母面上有些尴尬。她就赶忙出来打圆场,把做媒之事往自己身上揽,这是为贾母解围。林黛玉深知王熙凤的性格,知道她最善察言观色,见机行事,并非是真心实意要撮合宝玉和宝琴。

四是林黛玉和贾宝玉经历了吵吵和和,加深了理解,她知道宝玉心中最爱的人是自己。

林黛玉和贾宝玉的情感波动最大的时期是在端午节前后,两人几次误解,几次拌嘴,又几次和解,感情得到升华。贾宝玉挨打后,不顾疼痛,连夜派晴雯送了两块旧手帕给林黛玉,是希望她不要伤心落泪,让她明白自己无时无刻不在关心他。林黛玉才彻底明白,贾宝玉对姊妹们虽然很博爱,但最钟情的人还是自己。自从薛宝琴进入贾府后,林黛玉暗中观察宝玉的言行,发现他对宝琴只有兄妹的友爱之情,并无男女之情。所以,林黛玉并没有把薛宝琴当做情敌,与她姐妹相称,和睦相处。

(陈能雄/文)

贾母独宠宝琴,黛玉是可以谈定的。钗黛结金兰之后,黛玉在努力改变过去在荣国府内“小性儿”的坏印象,努力纠偏为已经稳定了的“宝黛爱情”争取前途。

贾母独宠宝琴,宝钗对宝琴的公开“嫉妒”也是假家。贾母对薛小妹的宠爱,给呆薛家面子,宝钗脸上也有光呀!
贾母凤姐想将宝琴说与宝玉,黛玉的内心其实不谈定,即便是黛玉事先已经知道宝琴许了梅翰林家。

宝黛之间感情最大的波折在端午节前后,宝黛感情最大的绝望却是在贾母独宠宝琴、凤姐“说媒”之后。

贾母凤姐的表态虽然并无结果,宝琴已经许了梅䎐林家,可是不论贾母凤姐的表态是否是故作姿态目的在于排挤“金玉良缘”,此前几个月凤姐调侃黛玉“吃茶”都同样被排除了。

贾母凤姐要将宝琴说与宝玉,等于否定了凤姐之前调侃黛玉“吃茶”的“宝黛姻缘”,和表态薛家的女儿可以成为“宝二奶奶”的人选。

这正是刚过完年后,王夫人让宝钗协理大观园,紫鹃因为焦虑而“试玉”的根源。元宵节贾母“掰谎”,黛玉一过完年就病了,“紫鹃试玉”宝玉急得发了痴病,的根源都是贾母详问宝琴“八字”无疑。

其实现实就是这样残酷,“紫鹃试玉”后贾母为薛蝌邢岫烟保媒成功,薛姨妈放风愿意回报贾母对宝琴的看重和薛蝌定亲的帮助,愿意为“宝黛姻缘”保婚。

贾府贾母、贾政王夫人、跟风包括一贯制造舆论的凤姐都无声无息、装聋作哑,对“宝黛姻缘”之事再没有任何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