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电影网,现代舞,四字词语,科幻片,天秤座
当前位置:主页 > 文章 > 正文

诸葛亮的隆中对原文,为什么说诸葛亮的“隆中对”有错误,注定了刘备最后的覆亡? <#21---->

时间:

隆中对策是诸葛亮为刘备制定的战略规划书,也是诸葛亮与刘备初次见面就赢得刘备信任的关键因素,刘备听完诸葛亮的对策后立即表示“如鱼得水”,显示对这一规划的高度认可。

但是,蜀汉事业发展的轨迹并未完全与隆中对策相吻合,刘备生前未能完成统一大业,其后诸葛亮按照对策中的规划连续北伐,也未能完成规划目标,是不是隆中对策的战略规划一开始就错了呢?

诸葛亮的隆中对策并不复杂,按照陈寿在《三国志》中的归纳仅有300多字,其要点可以归纳为以下几个:

曹操不可与之争锋;

孙权可以为援而不可图也;

荆州是天所以资将军;

占据益州以图天下;

天下有变时自宛洛和秦川出兵。

诸葛亮提出隆中对策后,被刘备完全接纳了,当时的形势刚好符合诸葛亮的判断,刘备联合孙权,北拒曹操,在荆州站住了脚。

随后,刘备又西进益州,最终占领了成都和汉中,完成了“跨有荆州益”的目标。

下一步就应该北伐了,但也就在这一步上出现了问题,刘备、诸葛亮都未能完成统一大业,隆中对策没有达成圆满的结果。

隆中对策前期顺利、后期遇阻,主要存在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孙权背叛联盟,与对策中的重要判断不一致;二是北伐曹魏未果,与对策的结论不一致。

按照诸葛亮的判断,孙权始终是外援而非对手,这是打败曹魏的关键,诸葛亮也努力维护孙刘联盟,但孙权方面最终还是出了问题,似乎显示出诸葛亮在这一问题上存在误判。

北伐曹魏未果,也是隆中对策最受诟病的地方,如果北伐最终成功了,无论中间的过程多么曲折,诸葛亮的战略规划也都会受到高度评价,但北伐没有成功,找原因的话自然会想到这份规划书。

蜀汉大业未成,是不是隆中对策和诸葛亮造成的呢?其实不应该这样看。

从战略规划本身看,隆中对策其实说得很清楚,北伐要想成功必须“天下有变时自宛洛和秦川出兵”,这里面包括了3个条件,但到诸葛亮北伐时,只勉强剩下了“自汉中出兵”这一条。

不是规划有问题,而是规划提出的条件没有具备。北伐的条件为什么没有如期达成?这里面的变数太多了,先是关羽擅自北伐,造成荆州丢失,接着刘备愤而东征,造成蜀汉国力大减,这些都不是诸葛亮能控制的。

至于对孙权的判断,诸葛亮提出占领荆、益后仍然要“外结好孙权”,但刘备让关羽守荆州,关羽对孙权怀有敌意,孙、刘两家不仅没能结好,而且上演了益阳城外的单刀会,积累了矛盾,而这件事仍然不是诸葛亮能左右的。

所以,不是隆中对策的规划有问题,而是执行不到位。在刘备生前,在刘备亲自决策的一些重大问题上诸葛亮的发言权其实是有限的,北伐大业未成的责任不能推给规划本身,也不能推到诸葛亮身上。

诸葛亮三分天下战略构想的失败与悖论

“自董卓已来,豪杰并起,跨州连郡者不可胜数。曹操比于袁绍,则名微而众寡,然操遂能克绍,以弱为强者,非惟天时,抑亦人谋也。今操已拥百万之众,挟天子而令诸侯,此诚不可与争锋。孙权据有江东,已历三世,国险而民附,贤能为之用,此可以为援而不可图也。荆州北据汉、沔,利尽南海,东连吴会,西通巴、蜀,此用武之国,而其主不能守,此殆天所以资将军,将军岂有意乎?益州险塞,沃野千里,天府之土,高祖因之以成帝业。刘璋暗弱,张鲁在北,民殷国富而不知存恤,智能之士思得明君。将军既帝室之胄,信义著于四海,总揽英雄,思贤如渴,若跨有荆、益,保其岩阻,西和诸戎,南抚夷越,外结好孙权,内修政理;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于秦川,百姓孰敢不箪食壶浆以迎将军者乎?诚如是,则霸业可成,汉室可兴矣。”

上文是诸葛亮的隆中对。三分天下战略构的一个前提:攻取荆州和益州,结好东吴,搞好内政,勤修军备,待天下有变的时候,分兵两路分别从荆州和陇西北伐,一旦攻下关中,天下震动,那就有可能消灭曹操,复兴汉室。退则和孙吴联盟,划江自守,割据待变。

无独有偶的是,鲁肃,甘宁也提出过类似的战略构想:

“昔高帝区区欲尊事义帝而不获者,以项羽为害也。今之曹操,犹昔项羽,将军何由得为桓文乎?肃窃料之,汉室不可复兴,曹操不可卒除。为将军计,惟有鼎足江东,以观天下之衅。规模如此,亦自无嫌。何者?北方诚多务也。因其多务,剿除黄祖,进伐刘表,竟长江所极,据而有之,然后建号帝王以图天下,此高帝之业也。”

甘宁更向孙权提出过更具操作性的建议:

“今汉祚日微,曹操弥憍,终为篡盗。南荆之地。山陵形便,江川流通,诚是国之西势也。宁已观刘表,虑既不远,儿子又劣,非能承业传基者也。至尊当早规之,不可后操。图之之计,宜先取黄祖。祖今年老,昏耄已甚,财谷并乏,左右欺弄,务于货利,侵求吏士,吏士心怨,舟船战具,顿废不修,怠于耕农,军无法伍。至尊今往,其破可必。一破祖军,鼓行而西,西据楚关,大势弥广,即可渐规巴蜀。”

都是以江东之地为根基,攻取刘表和刘璋的地盘,划江自守,以成帝王之业。只不过,在东吴的战略构想里,没有刘备的地盘。毕竟当时刘备兵微将寡,名声不彰。而且对东吴来说,占领荆州是刚需,荆州位于江南的上游,如果从荆州出兵攻击东吴,顺江而下,那是朝发夕至,一鼓而下。如图所示:一旦荆州不在东吴手里,东吴就没有安全感。谁知道蜀汉会不会在北伐之际,来一记迅猛突袭,先一统南方呢?掌握了荆州,就能造船训练水军,攻击东吴,历史上曹操就是这么做的,如果不是中了周瑜的火攻之计,曹操就统一天下了。

可见天下英雄所见略同,诸葛亮、甘宁对荆州,益州的判断都是正确的,刘表碌碌无为之辈,守户之犬,刘璋暗弱,不堪一击。这两块相当于沾板上的肉,对于苦于没有立身之地的刘备来说,正好找到了用武之地。但是他忽略了东吴对荆州的战略刚需,在关羽丢失荆州之后,又不支持刘备的军事冒险,导致隆中对战略的最终破产。

自古以来,要凭借长江天险割据,主要是依据两条防线防守来自北方的攻击。一个是荆州防线,所谓守江必守淮,历史上成功的南方割据政权,都必须守住这两个地方,比如晋朝,比如南宋;另外一个是两淮防线。曹丕几次从两淮攻击东吴,都被东吴轻松化解。

赤壁之战以后,蜀汉抢先取了荆州,又抢先入蜀,在汉中战胜了夏候渊,抢占了汉中这个战略要地,基本上是处于一种进可攻,退可守的战略状态,基本上是完成了诸葛亮的战略构想。但是在这种态势下,吴国是不可能甘愿接受这一切的,没有荆州,就无法防御来自上游的进攻。所以在关羽出兵打败庞德之后,孙权在后面偷袭就是必然的了。诸葛亮的错误就在于低估了吴国的野心,吴国既然是想割据成就帝业,就绝不可能接受荆州在别人手里的结果。

关羽战败失去荆州之后,刘备已意识到,如果不孤注一掷进攻东吴,基本上北伐大业是没有什么戏了,所以不如孤注一掷,能不能以哀兵作最后一博,看能不能把荆州夺回来,或者趁曹操没有反应过来进而灭了吴国。当然结果我们都知道了,刘备在夷陵之战一败涂地,自己也去逝了,他在临终前跟诸葛亮留下遗言: “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国,终定大事.若嗣子可辅,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很可能是真心的,因为当时的北伐大业确实看不到希望了,只是能支撑多久的问题。

夷陵之战是最后一次赌博的机会,赌的是蜀国的国运,如果成功,夺回荆州,大业还有机会,如果不能,其实刘备的一生的奋斗也基本宣告失败了。从这一点来说,诸葛亮不支持刘备北伐,个人认为是错误的,他应该跟随刘备出征,尽力辅佐刘备。荆州是隆中对的根本,是一切的前提。

至于诸葛亮后来六出祁山,姜维九伐中原,不过是以攻代守,尽人事,凭天命而已了。